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A超生活 >川普升高科技冷战规格,华为封杀前俄国卡巴斯基实验室已遭报复 >
川普升高科技冷战规格,华为封杀前俄国卡巴斯基实验室已遭报复
A超生活

川普升高科技冷战规格,华为封杀前俄国卡巴斯基实验室已遭报复

粉丝数:396+
浏览量:3593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
时间:2020-07-07 22:37:42
川普升高科技冷战规格,华为封杀前俄国卡巴斯基实验室已遭报复

愈演愈烈的中美贸易战,规模已升高至科技冷战。在川普大动作封杀华为之前,俄国卡巴斯基实验室,也曾因其生产的防毒软体可能成为「通俄门」,而面临相同命运。创办人尤金选在瑞士等地成立透明中心、公开程式码的策略,究竟能不能奏效?

一种新型态的冷战,正在上演。

《经济学人》日前以此为标题,製作了 16 页的专题报导,形容美国、中国两头巨象接连出招,导致双方贸易战不断升温。各有盘算的华府、北京,在这场战事中,不但无法创造双赢,最终也没有赢家。

尤其,美国总统川普(Donald Trump)大动作封杀华为,Google 也随即声明,将停止与华为的部分合作业务,除波及台湾供应链,也引起后续效应。中华电信、台湾大哥大等电信业者宣布,通路将不引进华为新款手机,现有库存卖完后,也不再进货。

川普如此封杀外国企业,其实不是头一遭。2017 年 9 月起,他颁布行政命令、签署法案,严禁联邦政府所有机关,使用俄国卡巴斯基实验室(Kaspersky Lab,简称卡巴斯基)的防毒软体。

美国政府担心的是,卡巴斯基接受俄国政府资助,透过防毒软体蒐集情资,形同一道「通俄门」。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沙欣(Jeanne Shaheen)当时直言,卡巴斯基的软体,对美国国安构成「重大风险」。

川普升高科技冷战规格,华为封杀前俄国卡巴斯基实验室已遭报复卡巴斯基遭美封杀,创办人尤金:单纯政治问题

「这是很单纯的区域政治问题。」卡巴斯基创办人暨执行长尤金‧卡巴斯基(Eugene Kaspersky)接受《远见》专访时,不疾不徐地解释,卡巴斯基夹在关係微妙的美、俄两国间「比较难做人」。

事实上,卡巴斯基受到白宫质疑,不是没有原因。回顾尤金的成长背景,他 16 岁时,进入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(KGB)资助的密码学、电信与电脑科学研究所念书;毕业后,成为苏联军方的软体工程师。

1989 年,尤金服役期间,他的电脑感染 Cascade 病毒;此后,蒐集病毒、开发防毒程式,就成了他的兴趣。一位友人形容,尤金抓病毒成瘾,每当发现一种新型病毒,就会坐在电脑前 20 小时。

虽然,尤金再三强调,卡巴斯基与俄国军方无往来,也不是克里姆林宫用以监控他国的跳板,甚至愿在美国开发部分产品,但美国政府考量尤金的经历,认为他与俄国情资单位仍有连结,始终不愿买单。

尤金过去接受《金融时报》採访时直言,他曾与俄国警方、联邦安全局(FSB)合作,揪出资安罪犯,「这跟微软(Microsoft)、Google 与美国政府合作一样,但这在美国似乎是爱国的表现。」

在美国营收衰退 25%、中东、非洲等地成长27%

去年,卡巴斯基在美国市场的营收,下跌 25%,「并非百分之百都没了,表示我们在美国还是维持部分生意」,尤金说,卡巴斯基被封杀前,与美国政府、大型企业的商业往来少之又少,「基本上对我们没有影响」。

安侯建业数位科技安全服务负责人谢昀泽指出,防毒软体犹如一国在网路世界的防御性武器,「某个层面,还是跟地缘政治高度相关,」美国企业不买卡巴斯基产品「很正常」。

的确,相对于美国,卡巴斯基去年在中东、土耳其与非洲等地的销售额,成长 27%,全球总营收约 7.26 亿美元(约台币 217.8 亿元)。过去 3 年,年营收成长率皆有个位数的增长。

至于美国政府的指控,谢昀泽分析,各国都有透过网路进行间谍活动,从各式软体到硬体,「都是各国互相指控的(入侵)管道,但真正人赃俱获的很少」。

「从客观因素、各式报导,还有一些官方组织的研究显示,(指控卡巴斯基为俄国政府做事)都是 no evidence(没有证据)。」安侯企业管理数位安全实验室主管林大馗观察。

川普升高科技冷战规格,华为封杀前俄国卡巴斯基实验室已遭报复在瑞士、西班牙成立透明中心以自清

坐而言不如起而行,尤金心想,何不以实际行动自清?2017 年 10 月,卡巴斯基发起全球透明度倡议(Global Transparency Initiative),陆续在瑞士苏黎世、西班牙马德里成立透明中心,下个据点可能落脚东南亚。

该中心提供软体开发文件、产品程式码、威胁侦测规则资料库,云端服务的程式码等,允许第三方或各国政府组织,在签署保密协定后分析、稽核。连软体的生产线、处理用户资料的伺服器,也一併移至瑞士。

谢昀泽认为,对被质疑方来说,「这是满科学的洗刷方式,我们不是百分之百认可,但这是正面的做法。」无独有偶,华为也曾在英国、德国等地设立类似的中心,但林大馗强调,华为事件更多是政治因素,不能以此评断透明中心的成效。

「不只俄国,我们也没有获得任何国家的支持」,尤金说,除设立透明中心,卡巴斯基也展开「全球政府合作计画」,与国际刑警组织(INTERPOL)、电脑紧急应变小组(CERT),以及工控相关单位合作,提供各国政府、企业,团队所侦测到的资安威胁、人才培训等。

林大馗观察,卡巴斯基「很专注做威胁侦测的部分」,好比 2010 年的伊朗骇客战争,卡巴斯基当时即辨识、破解恶意程式震网(Stuxnet),并指出该程式可能由某国政府支持,以伊朗的核电设施为目标。《连线》杂誌后来报导,其开发者正是美国国安局与以色列。

无论是设立透明中心,或是与全球政府合作的计画,在在显示尤金想赢回市场信任的决心。只是,在全球政经局势动荡的当下,卡巴斯基也很难不被影响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