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P哇生活 >廖彼得‧与槟城古蹟油画共舞 >
廖彼得‧与槟城古蹟油画共舞
P哇生活

廖彼得‧与槟城古蹟油画共舞

粉丝数:300+
浏览量:7151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
时间:2020-07-08 16:29:17
廖彼得‧与槟城古蹟油画共舞已晋身国际大师级,成为新马艺坛风景油画奇葩的廖彼得(Peter Liew),15年来在法国巴黎、美国纽约等地兜了一大圈后,才发觉自己手上原来一直有一块宝,却浑然不知。早在20年前廖彼得即被槟城深深吸引住了,在这有山有海有着丰富人文古蹟的可爱小岛上画下了数十张画,那个时候也没想到,有一天槟城会被纳入世界文化遗产。因为迷恋槟城,今年初,他在槟城买了一间老房子的同时,也在槟城浮罗山背物色了一块地,计划明年在那里建一个内涵丰富的艺术村,让槟城这朴实精彩的小城,继续发光发亮。而后天起,他将在槟城展出这30年来他为槟城而作的20多幅画。廖彼得(54岁)生长在霹雳金马仑山脚下,自小即在大自然的怀抱尽情吸受养分,也培养出对大自然的一份强烈情感,促成在他在往后的艺术创作里,大自然的真、善、美不断冒现于他的画作中。人人都说,艺术不能当饭吃,在马来西亚独立不久的60年代,要走画家这条路,更是苦上加苦,坚持求艺术的过程,没人走得平坦、称心,更何况那个时候的廖彼得还是这一日三餐都成问题的乡间穷小子。7岁时,廖彼得的眼睛定格在桌面上同学哥哥画的一幅海景画上,一股激情涌上了彼得的心头,内心澎湃再澎湃,画面上清澈的蓝天白云,深深吸引了他的眼球,“我也要作画!”要作画的热血,不停地在他胸中燃烧,双眼晶晶闪亮了,这小子,就凭着超强的意志和兴致开始了他的“伟大理想”。在当时,想成为画家这个志愿确实是“伟大理想”,更是遥不可及的梦。他说,当年的自己穷得连要掏出几毛钱来买彩笔作画都没有,两袋空空如也,想吃一顿好的都已是奢侈,未来要靠卖画赚钱,这不是笑话吗?成功需要付出“所以,从一开始我就知道,真要走这条路,我廖彼得一定要付出双倍的努力,那怕耗尽我全部的精神和时间,只因我深信,不管做任何事,在成功上门之前,付出是必要的。”当画家这愿望,身边的人没特别反对,但赞成者也没几个,在大人心中,小孩子嘛,总有一大堆空谈的梦想,也无需去泼他冷水,当他一再碰钉时,自然地就会打退堂鼓了。然而,彼得作画的决心和执着,却是一天天让人吃惊,每天一下课,年纪小小的彼得就抓起彩笔和纸张到处写生,没人能阻挡得了他作画的意念,更重要的是他确实有绘画的才能,时光荏苒,如他所愿,他顺利地到艺术学院就读。那段时期,也是彼得备受考验的时刻,学院里的他,过的实实在在是“非人”的生活。“不骗人,在唸艺术学院时,有好几年的每月的后半个月里,我都是长期饿着肚子学习的,胃病也缠上了我。父母每月寄来的钱,扣除房租,所剩一半的钱都用来买作画的原料了,根本不够钱来填饱肚子,常常便是一天三餐都喝牛奶撑着,而且奶粉都是在补习中心内,向清洁工人讨来的。”吃都成问题了,彼得说,衣服也更是没买过一件。一个月交20幅而且,就算他将一半的生活费投在画画的材料上,但以他对绘画的投入度,那丁点儿的钱也帮助不大。“别人一个月完成三幅作品,我却坚持交20幅,因为自己也实在是太喜欢画画了。”应对自己超强的“生产力”又凑不出钱时,他就去垃圾场捡拾一些毕业生丢弃的作品,以及用剩的原料。“用过的布料用漆水洗净就可以循环再用,而一些用剩的颜料,我就用锤子将剩余的所有颜料全敲打出来再用,这些都是我不费半分钱即能继续作画的方法。”买颜料要用得很精,他都会先买“基本色”红、黄、蓝,再调配出其他的颜色,惟他坦言,因为用的都是较差的颜料,所以他七八十年代的作品,至今大都已呈现脱色情况。“这段日子虽然过得很狼狈,有一餐没一餐的,但我却非常享受,没本钱,就要靠自己努力增值,这是我个人的人生理念。”为艺术环游世界廖彼得在毕业后,于吉隆坡艺术学院执了15年的教鞭,他认为,先要打好经济基础,才能谈理想。“当讲师15年,边教书边作画,我的收穫相当丰富,在实现我的理想之前,我做足了準备工夫。1995年,在经济有了基础后,我才决定正式展开追梦之旅。首先我去了法国,之后到巴黎,再到北欧一带,纽约是我目前逗留最久的地方,因为那里是文化荟萃之都。”由于纽约在艺术和美学上带领着潮流,同时也收藏着许多历史文化遗产,彼得也在这个城市里尽情的释放及吸收他极渴求的养分。”这15年来,彼得有一半的时间,都在国外,忙着搞艺术活动和交流,后来更去了中国和台湾,把自己的视野和艺术事业放宽再放宽。醉心槟城的美槟城一直是廖彼得最爱的城市,80年代从他踏进这城市,看第一眼开始,就已经着了迷。“我觉得槟城是真正表现出马来西亚多元化特色的城市,路上有中文指示牌,有老房子,有小印度,是三大民族融洽共处的地方,槟城实在是让人觉得太可爱太亲切了。”今年,他为圆自己多年的梦,在槟城乔治市买了一幢老房子,打算将它改装成工作室和画廊,更计划在未来和全家人定居在槟城。两个月前,彼得更相中槟城浮罗山背约两个半三英亩的一片地,并已付了订金,对这山明水秀的地方,他有着满腹的计划。“我计划将它打造成艺术村,然后,我会把外国的画家引进来,与本土画家交流,了解彼此的文化,开阔视野,丰富内在。若无意外,这计划该会在明年落实。”油画成性格写照会选择画很有气势很有力量的油画,彼得说那是因为和他的性格相像。“画面那鲜明夺目的色块和粗犷豪迈其实是我性格的写照,那是内在的我,但就外表看,大家都说廖彼得是谦和温顺的,内里的我其实热情得很,非常强烈,这是廖彼得的另一面。”油画媒材的鲜豔饱满、富于张力,可以表达出创作者的强烈意念。他说,只有油画才能表达出他的所思所想。作画时很专心在国外,人门普遍对画家这职业都给予极高的尊重,彼得在各国各角落写生的过程中,未曾遇上任何的困扰,反而是更多的鼓励。“我曾试过在作画时,旁边有一名道友在吸毒,他吸他的,我画我的,3个小时,互不打扰,事后回想,还真是好笑。”彼得笑说。常常,他在数小时完成一幅作品后,猛一回头,才发觉身后早已围满观众,在他作画时大家都一声都不响的,见他完成了画即给他一个洪亮的掌声,让他感动异常。“他们的路名甚至以名画家来命名,我觉得大马对支持艺术发展方面依然做得不够,所以才决定要在槟城设立艺术村。”画价炒高三倍彼得的第一幅画作以230令吉售出,而目前名气在国际间已相当响亮的他,一幅作品已卖到1万8000令吉的高价。“这都是靠努力和时间换回来的,到目前为止,我对作画的兴趣依然浓厚,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,我每天都是提着一块帆布和颜料到处去。”他说,1997年时新加坡曾拍卖过他的一幅画,市价是4800令吉,成交时却被炒高至1万5600令吉,价钱高了两三倍。“作品的价钱高,无可否认对画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励,满足感很大,但最终我还是减少作拍卖了,因为我认为,这不是我要的,也并不实际,我作画的初衷就是要与人分享艺术之美,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有更多的机会让更多人的欣赏。”槟大会堂个展为槟城古迹建筑及浮罗山背大自然与文化气息所吸引,彼得频繁的在老街与乡野穿梭作画,将槟城的容貌永恆的记在画里。10月24日起,廖彼得将在槟城槟州大会堂作个人展。此展对他来说是充满着意义的。“我将展出这30年我数十幅的槟城乔治市与马六甲的作品,也是为了与所有人分享我个人对这两个地方的特别感受,同时,我也计划在明年将这些作品带进纽约等地,让更多国家的人见识我们这珍贵和美丽的小城。”在纽约开展的第一站,他将展出槟城作品,再者是马六甲和吉隆坡。展出的都是“非卖品”,因为都早已被收藏家收购,是廖彼得“借”回来的。“此展的目的,主要是表达我对这地方的一份感情,也是想和所有的槟城和马六甲人分享,藉由画像,告诉大马人民他们有多幸福,要更珍惜和更热爱这个地方。”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09.10.22

相关推荐